關閉

那些漸漸稀少起來的老樹

2019-06-30 08:58:32  來源:臺州晚報   作者:張廣星/文 陳劍/圖

棕櫚樹與苦楝樹

不久前,我在穿越黃巖茅畬山嶺時,在山村附近分別看到了一棵正在開花的棕櫚樹和一棵也正在開花的苦楝樹。

不是我少所見,多所怪,現在要看到棕櫚樹,更不要說看到正在開花的棕櫚樹,是很難得的了。苦楝樹也一樣少見了。

其實,這兩種樹,在我小時候的鄉村,是到處可見的。那個時候的村落形式跟現在已經很大不同了。現在的鄉村都經過了統一規劃,全村人都集中在一個莊子里,整齊劃一,看起來是有序多了,干凈多了,甚至連村前村后、房前屋后的綠植都進行了統一。早年的鄉村雖然沒有現在村莊的氣派和現代化,但自有其田園的無限風光。就說我院橋老家這個小村莊吧,也在久遠的歷史上形成了很多分散的聚落,比如我們這十來戶住在村莊的最西頭,村民們就稱我們這個小聚落為“西頭”。往往一個小聚落自有其生態環境,比如有流水小橋,再如院落前后總是小樹林或竹叢。它們可都是野生的呵,樹林子雖然不大,但樹的種類不少。比如我們“西頭”的樹林子,我今天還記得的,就有臨水的楊柳和老桃樹,靠里邊些,有樟樹和野毛栗樹。夏天桃子成熟的時候,我們上樹偷摘桃子,秋天毛栗成熟了,自己掉下來,我們就去樹下撿毛刺刺的果子。

我家房后也有一個小林子,除了長得高高的丹竹(土音)和柏樹外,就是兩棵矮矮墩墩的棕櫚樹。棕櫚樹好像并不是每年都開花的,但它開花的時候,我們小孩總是很興奮,要去摘那黃澄澄的花。

而我家的前門,是一塊坪地,長著一棵修長的苦楝樹和一棵同樣修長的香椿樹。

或許是門前的香椿和苦楝樹太孤零零了,但或許是樹的特有的氣味,我記憶中很少有鳥兒在這兩棵樹上落腳。但房后的小林子,則落滿了雀鳥,一天到晚嘰嘰喳喳。尤其是每天清晨,鳥兒們的喧叫更加熱烈,好像它們對新的一天到來非常向往似的。我每天都是在這熱烈的鳥鳴中醒來的。

多年之前,我曾寫過《清晨的鳥鳴》的小散文,記述我少小時的家園,那些趣味無窮的林子。

但這些林子早已從鄉村徹底地消失了,它們只留存在我們這個年紀及以上的人們的記憶里,還有就是散落在人去村空的山野里,供人憑吊!

責任編輯:丁楚蘭
相關閱讀
体彩走势图彩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