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行走玉環濟理寺

2019-06-30 08:57:28  來源:臺州晚報   作者:張一芳

濟山盤郁盡云峰,曲徑通幽繞幾重。

踏破綠苔三四里,遮來紅日萬年松。

濤聲斷續憑風送,翠色參差拂袖濃。

借問禪關是何處,修篁竹里正鳴鐘。

從玉環楚門出東升橋,至筠崗村后山嶺,拾級繞行,就置身清代詩人陳奎《筠嶺山行》所描繪的美妙畫幅中。

峰回路轉,重巒環抱,半山一條整齊的石徑,把人引入一幽靜的谷地。石徑的縫隙間或透出一兩枝開著小小的白色的、粉紅色的或是藍茵茵的花兒的小草。環顧四周,見崗巒如螺髻,小溪似弾珠,有紅楓翠柏綴于崖,修竹幽篁秀于林,靜謐幽深中,濟理寺就在這條石徑的盡處。

來到濟理寺,不僅可以觀賞周邊山野秀美的自然景色,還可以感受一個美麗的傳說。相傳很久以前,楚門半島十年九旱,東海龍女目睹民間疾苦,私到人間降雨賜福。龍女在竹岡小溪源頭行云播雨,進進出出,把長長的一道峽谷溪澗游磨得光潤滑溜,曲折蜿蜒。后人把龍女出行的通道叫作“龍游街”,把龍女居住的兩個水潭稱為“里龍潭”“外龍潭”。不久,東海龍王召回了龍女,龍女從“龍攻門”破山入海后,人們在龍潭邊建廟紀念,以禮祭祀。濟理寺原名“濟嫠堂”,取“嫠”有女德之意,后因俗音也作“濟理堂”,民間稱為“祭禮堂”。

濟理堂始建于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殿宇雄敞,禪房幽靜。主建筑三進大殿,并有回廊、配殿,穿林越壑,左右縵回,很成規模。庭前植兩株桂樹,秋來芳香四溢,故又名為“木樨香處堂”。

濟理堂處于重崗環抱之中,周邊崗巒蟠繞,流泉飛濺,層林疊翠,筠竹搖風。《浙江通志》和《玉環廳志》所記有里龍潭、外龍潭、龍游街、蟠龍壁、雙鳳崗、螯頭嶼、蝙蝠洞、老僧巖、仙人跡、石艇巖、留云洞、萬松徑等。清乾隆年間玉環廳右營守備陳奎《港北勝境》詩分別寫有《曲徑松風》《古崖仙跡》《疊嶂盤龍》《高岡翔鳳》《石澗流泉》《龍潭吐霧》《突峙天峰》《飛來石艇》等,仿佛一個個標題,就足以引人入勝。上世紀50年代在山谷建造水庫,寺院及部分勝跡均淹沒于水中。我們仍然可以從讀古人詩中作一番心靈領略。

現今的濟理寺,是由隔山牛角坑的永福堂改建的。永福堂始建于清光緒三十年(1904),毀于“文革”,并曾淪為養豬場。1984年僧人化緣重建時,始以是處借濟理寺名用。通往寺院的蹬道,兩旁修篁搖翠,綠樹成蔭,時有松鼠跳躍于枝杈。進得山門,可見回廊翹桷如翼展開,大雄寶殿高踞于基臺,裊裊香煙,木魚橐橐,銅罄錚錚,修行的僧人和俗家信眾齊聲頌佛,梵音蕩漾于山野林壑,悠然縹緲,出世入心。

這濟理寺同所有佛道場所一樣,清靜是它的主體,也是我比較喜歡的去處。山間松竹蒼蒼,院前金桂滿樹,清風徐來,香氣四溢。走累了,看乏了,歇足亭下,坐擁翠竹,品茗嘗茶,當以息靜入心,旅途疲憊不覺一掃而光。

出寺門下石徑,至山腰平曠處,見一道溪湖臥于谷底,綠波蕩漾,于青山環抱之中,水杉蓊郁,顯出嬌柔寧靜,即為通常所說的“牛角坑”。舉步東行,跨過石橋巖,有一個半山庫湖,盈盈碧水,在巍峨聳峙的雙巒擁成的懷中,滿滿地盛著黛綠,幽奧深邃。嗖嗖涼風從對岸直撲而來,對岸還是壁立的崖坎,有瀑布懸掛其間,淙淙清泉如簾傾瀉,攪得湖面泱泱蕩蕩,生霧生風,把峻峭的鳳凰山西崖和披覆著高低灌木的盤龍山東崗分隔開來。循盤龍崗的崎嶇山路攀行,原來瀑布之源,也是一個浩大的高山庫湖。湖面寬闊,儼然一個天池,把藍天白云映成蠟染一般。微風吹來,湖面波光粼粼,搖動藍的白的綠的畫圖,四周群山的倒影,儼然做成了畫布的貼邊。有一突兀的天峰,奇石嶙峋,攜來紅日入畫。微風拂來,波紋粼粼,搖動藍的白的綠的圖畫,都微微顫動起來。回望一山三湖,看遠遠近近山,臨高高下下樹,聞濃濃淡淡花,聽叮叮咚咚泉,真想長留不返。

從濟理寺景區下來,回到先前上山的筠嶺,俯視山間石澗,就會覺得“龍游街”之稱確是實至名歸。光滑溜圓的卵石,和一樣參差光潤的崖壁長年走著一道清溪,澆灌著沃野,豐盈著河網。

回到筠崗村,不能不看看一口古井。用整塊白石鑿成的圍欄,外圍刻有8塊方框,七框分刻“筠崗古跡龍X井”七字,一框刻“大清道光戊申年秋月吉旦”。井水清冽,久旱不涸。“X”字的結構左為三滴水,右為“天”字下加“井”字,釋義為口中津液,也釋義為長滿不缺之井水。村中老人稱此井為濟理寺龍潭神龍口中之津。而此水得源筠嶺山脈和澗流,卻不假。

而我卻不由想起了清嘉慶進士林芳的《結伴陟筠岡》詩:

結伴陟筠岡,斯游未可忘。

此君真不俗,有主問何妨。

兩字平安報,三分種植忙。

相期培直節,震索卜蒼筤。

責任編輯:丁楚蘭
相關閱讀
体彩走势图彩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