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張林忠的藝術張力和定力

2019-06-30 08:55:06  來源:臺州晚報   作者:陳劍

張林忠,70后,三門林家塘人,空軍退役軍人。曾獲中國文聯“文質兼美優秀基層書法家”稱號,浙江省年度書法獎,臺州市文化宣傳系統“四個一批”人才。有多部書法集及詩集、散文集等著作出版。中國電力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

A.書藝之路

遇上兩位啟蒙老師

“我的家鄉在三門沿海的一個小村子,叫林家塘,從我記事開始,我的一個舅公,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每年都要到我家,因為父親是個篾匠,家里的竹制品比如糠篩米篩,大籮斗籩,扁擔涼帽,以及水車風車,都被舅公寫上年號、‘張家記’和‘風調雨順’等字。”張林忠回憶道。

他的舅公沒念過書,但他無師自通,寫一手端莊大氣的顏體字,經常去基督教堂講《圣經》,現在張林忠老家的水車上還留有舅公的遺墨。

“還有一個人對我影響很大,就是我的小學語文老師陳永田,他還兼寫字課老師,有專門的一堂寫大字課。陳老師在黑板上用粉筆示范運筆的方法,大家就在米字格上描紅。”張林忠說,有一次,他的毛筆不見了,恰巧供銷社沒有毛筆賣,自作聰明的他,用雞毛自己做了一支毛筆,用這支毛筆寫字得到了陳老師的表揚。

之后,陳老師時常鼓勵他表揚他,小時候的他很得意,小孩子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站在別人家門口“偷藝”

三代農民,參軍后的張林忠由于能吃苦,又寫得一手好字,出黑板報一直是他展示自己和練習書法的“實踐基地”,當兵十幾年,不管在哪個部隊,這成了他的第二“職業”,或者是給單位寫牌子上的字,給領導抄總結報告、講話稿,甚至幫戰友寫情書。

1996年春天,張林忠從山西調到河北某地,離北京很近,一逢周末,他就請假一個人跑到北京去看各種各樣的展覽,去的最多的是中國美術館,歷史博物館和軍事博物館,這些地方經常會舉辦一些主題書法展覽、個人展或國展,這使他大大開闊了眼界。

“從那時起,我報名參加中國書畫函授大學,老老實實從臨帖開始,系統學習書法理論知識。”張林忠說起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件——

1995年,他在飛行團帶了一屆的新兵,有個臨海來的老鄉,是個老軍醫,春節叫他去他家吃年夜飯。吃完飯出門的時候,發現老軍醫家對門那戶人家門上,貼著一副春聯,非常遒勁的行書,還落了款,一看名字是樊習一,樊是山西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張林忠恨不得將這副春聯撕下來,就這樣他站在那里仔細揣摩,看了半個鐘頭,回軍營的時候,路上早已積了一層厚厚的雪。

入中國書協后反覺得藝術無涯

2003年7月,張林忠轉業回地方后,被安置到供電部門。

作為三門縣書法協會秘書長,他與同仁組織了多項書法大展。

“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有幾個必備條件,其中有一條就是入展兩次由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展覽。在2010-2011年,我連續入展了4次,加上2009年的1次,這樣就夠條件了,在2012年我正式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張林忠還說,“對于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我還是很興奮,在當時也引起不小的轟動,因為三門時隔15年之后,有了第二個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的書法愛好者。”

他重新審視了自己,以后的路還很長,想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書法家,需要一輩子的努力。

B.文學之路

當兵起發表作品

“發表的第一首詩歌《中條山下的小路》,那是1991年12月,當兵第二年,刊登在《空軍氣象》雜志上,是我當兵第二年,從此戰友們都叫我‘秀才’,團政治處叫我當了兼職通訊員。”張林忠回憶文學的青澀時期。

第一篇散文卻發表在山西人民廣播電臺午夜文藝節目,那是1995年,他留在部隊超期服役一年,第二年轉為志愿兵。

“我寫了一篇散文投到山西人民廣播電臺,想不到沒過多久就在電臺播出,那時候除了電視,就是廣播,沒有互聯網,所以聽收音機是我的最大愛好之一。播出后,我就收到無數的來信,這件事情在團里也傳開了。”張林忠說。

轉業后,業余時間創作的大多是書法,文學創作只是業余的業余,但一直沒有中斷。張林忠的一些作品在省電力作家協會會刊《東海岸》發表,也獲得過一些文學獎項。“現在看來,我的第一本詩集《墨痕》很不成熟,不值得一談。”

出版《林家塘》也是給女兒樹標桿

有一次,張林忠參加一個讀書會,有人問他,你工作這么忙,還能寫出這么多的文章?

張林忠說,首先要有情懷,你就會利用有限的業余時間去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次,要遵循自己內心的需要,當我寫作時,是我想寫了,一切在腦子里構成的畫面和形象,被一個個漢字作為代碼排列出來,被里面的情節、故事、人物牢牢困住,深陷其中……這與書法創作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曾對我女兒說,我的責任就是樹立書香門第,為故鄉和你留下可值得追憶的東西。”張林忠的女兒現在讀高二,立志從事美術,浙江省首屆“十佳少年作家新星”,中國少年作家協會理事、簽約作家,有《童年的薰衣果》出版。在某種意義上說,張林忠出版《林家塘》也是給女兒做榜樣。據他透露,另外還有多部文學作品集已在出版之列。

“《林家塘》是豐富多彩的,是深刻的,是具有歷史意義和使命感的。”著名作家錢國丹如此評價這本書。這本書收錄了他的《父老鄉親》《祖母攔腰》《電話墻》《林家塘》等60篇散文。這部散文集,圍繞張林忠生活的故鄉林家塘展開,親情題材占了大頭。幾乎每一篇,都能感受到對家人,對故鄉的熱愛。張林忠試圖把故鄉在自己的思想里構起,成為可抵達的精神家園,惟有如此,他才心安。

C.對話

市場與定力

記者:你一直追求“文墨雙修”的藝術理念,請描述一下其內核。

張林忠:技進乎道。書法的“道”講的是“寫心性”,是隱含在作者的思想里邊,依靠特定的文詞彰顯出來。它是可以被人們感知的,卻又無法使用準確的語言來表達清楚。也就是“道是不可言說的”,“道可道,非常道”。但它又確確實實在影響著書法筆墨線條的表達。

換句話說,文墨相合是中國書法的優良傳統,“先器識而后文藝”,先文后墨始終是對一個真正的書法家的根本要求。

記者:你對“字如其人”如何理解?

張林忠:其實,字如其人有點不準確,這個“人”可分為兩個面:人的外在表面和人的內在人品。歷史上,書品和人品不相符合的很多。比如董其昌、趙孟頫、蔡京、秦檜等。所以因人廢字是非常不可取的行為,但反過來說,書法家所要追求的應該是高尚的人品,人品會滋潤書品。

記者:你對金農的手札比較迷戀,你認為書法家該有怎樣的擔當?

張林忠:若干年前,我無意之中讀到一件寫于近300年前的金農手札時,我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于是我開始系統性解讀金農的手札。

有關擔當。一是學習技法,這是作為一個書法家的基本擔當,如果連技能都沒掌握,就是一個不稱職的書法家。另一方面是藝術或人文的社會擔當。

記者:書畫容易走市場轉化為金錢,這好比一把雙刃劍,請就此一談。

張林忠:書畫走向市場非常正常,比如“揚州八怪”能成為紅人,也和鹽商分不開。他們以雄厚的資財給他們在經濟上給予資助,活躍了揚州文化氣氛,吸引了廣大詩文書畫家,“揚州八怪”就是這時與鹽商相互依存,生活上得以安定,藝術上得以發展的。像鄭板橋專門對字畫做了個非常詳細的潤格表。

但如果跟著市場走,會有迷失方向的風險。當然,你有足夠的定力,既能左右市場,又能個性張揚。“揚州八怪”金農、鄭板橋、汪士慎就是這樣的天才藝術家。

《水滸傳》中有“雙鞭呼延灼”,《紅巖》中有“雙槍老太婆”,對于一手書法另一手文學的張林忠來說,好比揮動著雙面膠皮的乒乓球拍。

2017年,他的行書條幅《張岱·西湖夢尋》入展西泠印社主辦的“弄潮杯”首屆錢塘江全國書法展,隸書條幅《中國名聯選抄》入展中國文聯“文質兼美”第二屆“向人民匯報”全國優秀基層書法家成果匯報展,是中國電力系統和臺州首個入選的書法家。

2018年,他的行書條幅《杭世駿·訂訛類編二則》入展榮寶齋首屆全國青年書法篆刻展,獲中國書法家協會送“福”進萬家先進個人,獲第九屆臺州市文學藝術“曙光獎”。同年8月,在散文集《林家塘》出版的同時,舉辦了“林家塘的風”扇面書法小品展。

“最近幾年寫文章為主,2018年8月出版了個人首本鄉土散文集《林家塘》,也很少參加全國性書法比賽。”近日,張林忠向記者透露。

責任編輯:丁楚蘭
相關閱讀
体彩走势图彩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