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千人清淤:一座城市的三十年治水夢

2019-06-28 09:40:55  來源:中國臺州網-臺州日報   作者:陳洪晨

1990年11月27日,溫嶺縣委書記錢興中率干部群眾在大溪塔岙河興修水利。圖為清理河道淤泥的場面,山市中學的學生們卷起褲管參加勞動,運載人們的軍車就停在河道邊。 金宗炳攝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臺州大地滄桑巨變。

一條河,一座橋,一個村莊,一所學校,一件老家具……身邊人、身邊事、身邊景的變化,盡是歷史車輪滾滾向前的縮影。

我們想尋找一張老照片,重溫昔日場景,品讀臺州故事,見證祖國發展。本報今起推出“70年變遷·老照片里的臺州故事”專欄,和讀者一起追尋歲月的痕跡和奮斗的記憶。

1990年11月26日一早,晨霧迷蒙。

金宗炳懷抱著膠片相機,趕到溫嶺縣政府大院。門口已聚集了許多機關干部,他們分批乘坐上一輛輛軍車,前往目的地。曾當過六年連隊通信員的金宗炳,對軍車十分熟悉。不少年輕的機關干部卻是頭一回看到軍車,興奮不已,坐在上面不由得挺直了腰桿,頗有些“雄赳赳氣昂昂”的神態。

到了松門區淋川鎮運鹽河邊,軍車一停穩,機關干部們紛紛下車,在時任溫嶺縣委書記錢興中等領導的帶領下,脫掉鞋襪,把褲管高高卷起至膝蓋處,赤腳踏入河道。由于淤泥深厚,他們一邁步腳就會下陷,光是站穩已不容易。適應腳步后,他們便開始勞動,有的揮著自帶的木锨、鐵鏟等勞動工具,有的就用雙手捧起淤泥,一趟又一趟搬運著。

不久,從學校趕來的中學生們也加入河道清淤的隊伍,稚嫩的臂膀上很快沾滿了泥水和汗水。負責清淤工程的農民和工人們,感受到全城治水的決心,更加干勁十足……

金宗炳也脫下鞋襪,卷起褲管,沿著大約兩公里長的河道,穿過人群走了一圈又一圈,“咔嚓”“咔嚓”地按下快門,記錄這千人清淤的壯觀畫面。

“溫嶺有個地方叫澤國,還有個地方叫水洋,為什么有這么些地名?因為全城河道交錯,每逢臺風天、暴雨天,河水橫流,澇災頻繁,陸地轉眼就成了‘澤國’‘水洋’,農業生產損失嚴重……”今年68歲的金宗炳回憶,自他記事起,溫嶺一直在興修水利,試圖減少洪澇災害帶來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金宗炳從臺州師范中文科畢業后,當了十多年中學語文老師,業余時間堅持新聞寫作,時常向溫嶺人民廣播站、《臺州日報》等投稿。1988年,他的一篇通訊稿被《人民日報》刊發,他因此被調往溫嶺報道組工作,有了更多機會見證和記錄家鄉的發展變化。

1990年11月,溫嶺縣委、縣政府發動全城干部群眾參與治水。為了做好表率作用,機關干部們都參加勞動,學生群體和一些社會人士也前往支援,參與治水者多達千人。他們熱情高漲,出行卻成了難題。當時客運車輛稀少,難以調配,無法運載這么大批人。得知困境后,當地部隊伸出援手,提出用軍車運載人們前往河道。

那時,金宗炳正式成為新聞工作者不久,現場看到這樣大規模治水的場面,感受到的震撼和觸動,他至今難以忘懷。

“那時人們真淳樸啊,不講酬勞,只講奉獻,所有機關干部、學生,都是義務勞動。部隊也關心這項民生工程,無私提供幫助。全城一條心,要把治水這件事做好。”金宗炳說,“義務勞動持續了兩天,都是從早一直干到晚,連午飯都是送到河邊吃的。兩天過后,機關干部回到工作崗位,學生回學校上課,農民、工人們繼續干了一個月左右,清淤疏浚工程才完成。”

金宗炳還記得,26日那天霧氣彌漫,27日則是晴天。為了留下好的影像,他不敢懈怠,26日在松門區淋川鎮運鹽河,27日前往大溪區塔岙河,跟拍了兩整天。雖是初冬時節,卻因為四處奔跑抓拍,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濕了又干,干了又濕……

兩天的拍攝結束后,他回到單位,在暗房里自己沖洗照片,選擇其中較滿意的,莊重地郵寄出去。12月,這組千人興修水利的照片,先后被《浙江教育報》《臺州日報》等媒體刊載。

上世紀90年代,金宗炳多次拍攝了干部群眾搶修海塘、治海治水的新聞圖片。“不知從哪一年開始,清淤不再單純依靠人力,各個河道都用上了挖泥船……”

1991年5月28日,臺州地區金清新閘工程奠基開工,1998年竣工運行;1993年12月18日,溫嶺縣江廈排澇隧洞工程開工,1998年竣工;2006年12月,金清新閘排澇工程二期投入建設……城市的治水能力大步向前邁進,這些溫嶺水利史上濃墨重彩的時刻,都被金宗炳用鏡頭記錄下來。

如今,隨著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設投用,溫嶺的洪澇難題逐步得到解決。治水在新時期也有了新的目標——保護水生態,優化水環境,成為美麗城市、美麗鄉村建設的重要一環。

責任編輯:泮非非
相關閱讀
体彩走势图彩宝网